杏彩深度以及全方位的谈投资管理课程

大家好,很高兴回到清华跟大家分享。这门课程很多老师已经分享了如何去创业,今天我就来讲讲二级市场,讲讲怎么买卖股票。此外,作为清华的校友,我也来分享一下杏彩在这个领域的对标对象——耶鲁捐赠基金所做的事情,它不仅买卖股票,也买卖天然气,也买卖森林,当然它还有一个很大的重点是做天使投资。
高校创业环境  
杏彩对美国和中国进行了对比,发现现在创业的环境越来越好,机会也越来越多。在美国的西海岸硅谷,形成了以斯坦福为核心的创业大环境。整个大环境中,由斯坦福大学的学生、校友和老师创业成立的公司,最后存活下来的,市值在1.1万亿美金左右,占整个美国GDP的6%,占整个美国证券市场4%左右。所以,这里孕育了很多非常伟大的公司。在中国,在北京,环绕中关村的很多高校,包括清华、北大、中科院、人大等等学校的学生、校友和老师创立的公司,估值大概在5万亿人民币,大致相当于中国整个GDP的4%,相当于中国A股市场的6%。
为什么有这么多的机会?一个是现在的大学生有非常好的创业意识和勤奋的精神;二是中国这些年的财富积累,有很多钱愿意投给这些创业的项目。有人统计过,在2017年上半年,整个中国投给头部大学创业的资金在7000亿以上。
资产配置的重要性  
安全性、收益性、流动性
从大量的学术期刊中杏彩发现,绝大部分头部的投资人创造的财富其实不只来自于择时和精选个股,更多的还是来自于资产配置。实际上资产配置决定着你赚的93.6%的钱,精选选股只贡献了4%,择时的贡献就更小了。
选什么样的大类资产?未来的预期收益率如何?历史上产业变迁带来的波动性怎样?杏彩对这些量化的数据做了分析以后,就可以判断什么时候该选债券,什么时候该选股票,什么时候该选股权,什么时候该选石油和天然气,什么时候该选绝对套利的品种了,它的重要性是远远超过大多数人都选的一些股票的。
其实人往往是在一个三角形的矛盾中,投资也是一样,总是在安全性、收益性和流动性当中徘徊。流动性对投资是很重要的,有些时候是期限的错配,类似于杠杆。比如买房,当你交了保证金以后就会很痛苦,你希望拿手上200万的首付买一个股票,一个月最好能赚个5%-10%,但恰恰可能你那个月就赔了5%-10%,这时候你会陷入低流动性和错配的很难受的境地。
总之,资产配置做的好,会对个人、对学校、对于社会的财富产生巨大的贡献。如果创业创得好,不仅能将资产保值,更会有一个离子能量级的跃迁。
预期收益、波动方差和品种的相关性
上个世纪70年代,美国有一篇文章曾经讲,前期如果买7-8个投资品,那第9个品种和第10个品种给你带来的单个品种波动对整个组合的影响就会呈指数衰减,就是当你买了8个以后,在买第9个的时候,波动率已经没有那么大了。但如果你买的这8个里面有三个是同样的。比如你同时买了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那相当于买了6个。另外你再买了3个医药股,8个股票就变成4个股票了。这里引申出资产配置的相关性问题。品种越不相关,分散效果越好,资产配置性越强。
衡量资产配置最重要的指标有三个:预期收益、波动方差和品种的相关性。资产配置的核心是要构建一个组合,构建一个预期收益不那么低,波动不那么大的组合,流动性就会自然改善。
美国的一份报告指出,单支天使投资基金,投资项目数量在20多个的时候,这个类别对你的影响会小很多。比如你投5个公司,大概有7%的公司就是0.07的公司可以活下来,0.07乘以5,基本上有这个概率就非常低了。如果你投10个也差不多,大概有8%公司能够退出。投资数量在10-20个的时候,就有12%的项目能够主动退出,你成为人生赢家的可能性就比较大了。
无论你是买股票,买债券,还是做风险投资,都需要资产配置的眼光或者方法论来做这个事情。 90%以上的收益来自于资产配置,资产配置可以把不可能的三角形变成可能。
所以,每一个基金通常而言都愿意投30个左右的项目。相反,作为创业公司,如果只有一个基金投你的话,通常未来那一个基金对你的帮助可能也会比较小,尤其在你第二轮需要钱的时候,他可能就没法给你投钱了。如果有三五个基金去投你的话,总有一两个基金愿意再给你投第二轮,或者去帮助你对接别的资源。
投资理念
耶鲁基金是一个捐赠基金,于1716年成立,当时规模很小,但到2016年规模达已到250多亿美元。耶鲁捐赠基金的首席执行官叫大卫·斯文森。大卫·斯文森投资的核心理念有两个,一个是偏重股权投资,偏重权益类投资,权益类投资里面又倾向于投那些有创意、创新精神的年轻人。另外,他非常注重分散,也注重创新,他的资产配置在随着金融危机,技术进步不断地调整。在斯文森的管理下,耶鲁捐赠基金规模从1987年的13亿美元到了2016年的254亿美元。
股权偏好
在负利率的时代,大卫·斯文森的投资还能获得这么好的收益,无疑他有着很健康的投资理念,核心就是资产配置。选什么样的资产类别很重要,债券、股票、股权、房地产、油气等等,另外选国内的还是国外的也很重要,国外有发达国家的、新兴市场的等等,明确自己要选什么样的产品,同时把比例选好非常重要。预期收益好的,波动小的,多分配资源。预期收益高的,波动大的,就要看我的风险偏好。
另外需要关注的就是择时,像2007年、2008年金融危机出来以后,应该采取怎么样措施,是把权益类的加大,还是变小;现金的配置留的多还是留的少都需要择时考虑。投资要看大局,创业要看战略,大局和战略就是资产配置。
再平衡
假设我有3个股票,并且这3个股票都想持有一年。但在这一周A股票涨了很多,B股票变化不大,C股票跌了很多,这时再平衡的策略是什么?看长期战略。把那个涨的多A股票卖一部分,来买跌了比较多的C股票。大家一定不要怕卖掉涨的,去买跌的,这就是再平衡。当你对自己的长期资产配置目标有信心的时候,就要注意越涨越卖,越跌越买,这就是逆向投资。如果老是追涨杀跌,顺向投资,是没有大前途的。偶尔遇到一个牛市,赚点钱,你可以偷偷乐一下,但是长期来看你就会平庸,不平庸一定是要在涨的时候你敢卖,跌的时候你敢买。
分散化投资
分散化的投资领域最有名的投资人叫达里奥,达里奥介绍投资最好的格局是找到15个资产包,这15个资产包彼此之间没什么太大关系。你涨你的,我跌我的,没关系,只要这15个背后的风险驱动因素和盈利驱动因素不相关,你就拿到了长期收益的圣杯。
拿到这个圣杯以后,可能这段时间你就可以好好地休息了,甚至去读书,读MBA也好,读EMBA也好。举个例子,耶鲁基金2016年关于绝对收益的配置是这样的,国内股票4%,固定收益5%,国外的股票15%,杠杆收购15%,自然资源8%,房地产13%,风险投资16%。在这个过程当中,时时刻刻不忘记要围绕这个目标调整它的比重,不断地实施再平衡。
积极管理
积极管理的背后逻辑是什么?你有可能比别人做得好特别多,这个时候你就要积极地去管理。比如,美国的债券收益,最好的,第二好的,一般的,差的年化收益都在5%左右。最牛的投资人和最LOW的投资人结果没什么区别,你不需要积极管理。
而新兴市场的股票,如中国股票,越南股票,俄罗斯股票,巴西股票,收益率是比较高的,但它的差别也不大,为什么?主要是因为股票的信息现在越来越充分,能够到达所有的投资人,包括基金经理。油气、石油、天然气等自然资源你买了以后,它是实物,不是买的期货,如果你有很好的方法论,一般可以找到便宜货。
最右边的就是美国的风险投资,做得好的风险投资回报率和做得差的是两个极端,做得不好就是赔钱,为什么叫风险投资?就是有本无回,你投的钱和你的回报如果到不了2倍的话基本上就赔钱了,因为还有人,还有管理团队,一般你需要3-4年的投资期,3-4年的回收期,这是非常漫长的事情,光这些就可以消耗差不多基金规模20%的钱。所以,耶鲁的主动管理决定着它收益的很大来源,当然这些也分散了它的风险,提供了流动性,尤其是提供了在低位时候的一种购买能力。
不要盲目扩张
未来如果杏彩自己创业做公司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不能随便地盲目地去投市场费用,投研发费用,中国大部分创业的企业不是没有钱死掉的,而是钱多了以后盲目扩张死掉的。中国创业的团队有两种情况下会撑死,一个是跟投资方去对赌,因为你想工资高,想拿更多的钱,投资方对你的收入、利润都有更高的要求。有些时候你说,我先把你的钱拿到,反正不是我的钱,我拿到以后就把注押下去,这个时候往往撑死的概率从30%变成70%。第二,中国的创业者通常会面临一些政府的诉求,因为你去创业,去落地,可能跟大周期的政治经济学判断存在稍稍的偏差,所以在中国一定要把政策和投资匹配起来。
如何进行资产配置
具体耶鲁是怎么配置的呢?它是从定量和定性两个维度在配置资产。定量分析就是均值方差;定性的分析,包括择时、主动管理和利用耶鲁的优势等等。
定量分析+定性分析
讲到定量分析,一定要给大家介绍一下马科·维茨。他开始从个股的研究走向了组合研究,把几乎是赌博式的配置变成了预期收益风险的偏差和组合的相关性这样科学的逻辑。均值方差的模型优化,就是在一个给定的收益水平下找到风险偏差最小的,或者在一个给定的风险偏差下找到一个收益最高的点,这些点就叫做有效边界,这一组点会构建起很多种可能的组合。
随着时间的演变,预期收益和风险偏差也会发生变化。所以,高盛就加了一些新的方程,适度地加上了预期的预测来丰富和完善这个模型。
总之,在定量过程中,杏彩也会试图在边界附近去找一些东西来分析。大卫·斯文森掌舵以后,通过若干年的管理运行,把耶鲁捐赠基金从十几个亿做到两三百个亿。
资产类别
这个是耶鲁的资产类别情况,包括三次主要调整。大家可以看到,从2009年——2016年,绝对收益的资产包通常占的比例比较高,这个可以认为是事件冲击,包括有一些并购,甚至一些听到的信息,都可以让它有这样的机会。
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中国、东南亚和东亚区域的国家逐步进入发达国家的水平,因此耶鲁基金也加大了在新兴市场的比重。改变的组合给耶鲁带来的变化是它的传统资产类别已经从45%下降到26%,另类资产的类别已经从54%上升到74%,说明什么呢?资产配置也是有时代特征的,同时它也说明传统的定价有效资产越来越被新的一些预期收益率高的市场在替代。新兴市场的预期收益率都很低,实际上真实收益率都不错,固定收益也做的很好。
此外,大卫·斯文森也通过高瓴资本等投资机构,投了很多知名企业,比如现在的惠普、戴尔、联想还有Facebook等等。其实很多项目不是他自己投的,是他通过高瓴,通过这些合作伙伴一起投的,这就是他作为耶鲁基金的一个卓越投资人的优势。
所以,投资人需要通过不同资产类别的组合,分散化投资,增加多元化来提高收益和回报率。
运作管理  
投资和创业都一样,一定要给自己定一个很好的工作规划和工作安排,包括内部组织。所以,创业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法人治理结构,如果不重视法人治理结构,什么事都老大拍脑袋是不行的,一定要有章法,要有内部管理,但是内部管理也不要太机械,CEO不要总否决副总的一些天才创意,董事会也别总是否决经营层的很多东西,要否决也要定期否决,不要在一个事上否决,最好是等事情暴露出很多问题再来否。通常按季度来审视,不能每天都否定你的团队,也不能每周都否,甚至一个月否一次都有点多。
团队如果能长期合作,就说明你创业的团队成功了一半,如果大家还放点钱,不是你自己一个人放钱,你就成功了75%。如果公司有一个创业性的文化,大家都很拼,工资要的也很低,但是股权很多,每天睡觉的时间少一点,工作的时间多一点,你成功的概率就更大了。
 另外,也不要追求完全共识,每个人说法都一样,完全的共识通常是“一言堂”,看不到问  题。还要有逆向思维,看看我的同行怎么做,我能不能不那样做?我的同行那样定价,我能不 能不那样定价?总之,逆向的思维背后孕育的是创新和勇气,创业确实需要勇气。
最后,讲心态。投资管理有两类人,一类人说我要做大,收更多的管理费;还有一类人说我不要那么大,要获得更多的奖金。而杏彩创业的心态是什么?可能不需要那么多的现金工资,但是杏彩需要一个充分的股权份额的激励。
祝愿大家在未来的创业之路和投资之路上,越做越好!